栏目导航

当前的位置: 本港台 > 8884449.com >

夫子宝贝:孔子并不是史学家 为何要著《年纪》
发布时间:2019-03-08

说到著书的起因,孔子的本意是“我本想通过念叨来传达我的理念,但这不如从别人的行事中发现来得深刻明显。那么除了政治教化、法律规章、人际日常关系之外的,不其余更能阐述情理的方法,也已经是明了的了。”

可是,好像很少有人猜忌,孔子是思维家、教诲家,但并不是“史学家”,不是史官的孔子,为什么去做删订国史的工作呢?

《春秋》作为儒家重要的典籍“四书五经”之一,是孔子根据鲁国的史书修改编写而成,在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它也是“五经”中唯一的一部史书。

比较古罗马简单粗暴的“扼杀”,古代中国人更加重视“实录”。

在周王朝逐渐破落,世风日衰,社会动荡的时候,孔子为了挽救世风日下的局面,告诉人们是非善恶的标准是什么,开始著《春秋》。孔子把史书变为“讲理”的工具。

“年纪”者,也表示时间始终的更迭与持续之意。一年当中,春分与秋分在二十四节气中,是白天与黑夜一样长,不差分毫的。所以“春分秋分”这两个节气是最平和、公正的时刻。

孔子曾说:“欲托之空言,不如见诸行事之深切着明。则政教典章人伦日用之外,更无别出著述之道,亦已明矣,故作《春秋》”。

只管《年龄》是孔子“作”还是“修”还有良多辩论,但作为中国最早的编年体史书,在历史上的影响意思非凡。

在古罗马有一种“记忆抹杀之刑”,多是对逝去的罗马皇帝及宏大人物,不想让人们记住的,便将其名字跟生前所作所为从各种官方记录中完全删除掉。这是通过法律手段,将其从人们群体记忆中抹去。